11.28.2008

是一場夢?還是建國神話復活之日?/小林善紀著 陳悅文譯

 2000年秋天,我出版《台灣論》。那年,陳水扁取代李登輝就任總統。中國國民黨長年的一黨獨裁第一次經由民主的選舉完成政權交替。這是歷史的一刻。 這個由李登輝所開創的台灣民主化,當時我甚至覺得這是一種奇蹟;只要有一位領導者,沒有私欲,有真的聰明及勇氣,便真的可以將台灣從「中華」的束縛解放,建立新的國家。「台灣」正處在「建國」的神話之中。 

《台灣論》的內容,正是那時訪台取材,並且和李登輝、陳水扁兩位國家元首見面的內容。 

但是,現在台灣卻面臨:這個建國的神話原來只是一個幻影的危機。 之後,二任八年之間,擔任總統的陳水扁貪污醜聞纏身,其政權不但失政連連,最後還失去了民眾對他的信賴。 

接著,終於在今年(2008),中國國民黨的馬英九在總統選舉中獲勝,中國國民黨奪回了政權。 陳水扁一到選舉就強調「台灣人意識」,可惜的是沒有好好考慮為了台灣的「建國」,應該做什麼或不應該做什麼。

「三通」中的通商、通信便簡單地解禁,在陳政府執政之下,台灣和中國的經濟一體化飛躍地進展。機構及企業的正名,也就是拿掉「中華」、「中正」的台灣化的政策,這麼簡單的事,也在就任七年後,自己的地位岌岌可危時才開始著手。 

而最令人產生疑問的,陳水扁竟然撤廢李登輝為了取代以『中國史』為自國史的歷史教科書而導入的台灣史教科書『認識台灣』,現在台灣中小學生的教科書寫著要做「堂堂正正的中國人」。 

的確,「台灣人意識」在陳水扁執政下有所提昇,但是,如果意識不能變成國民主義,那麼,就不可能達成國家的獨立。陳水扁在第二任時更因李登輝批評陳政府的對中經濟政策、貪污問題、政治空轉,而被「憎恨李登輝」的私人感情所左右。 

李登輝的信念是:為了監督、牽制中國國民黨、民進黨二大政黨,均衡政治力,維持民主政治及社會正義,必須要有第三勢力。但是,陳水扁為了摧毀這第三勢力,竟然和中國國民黨聯手改變立法院的選舉制度,將過去的中選舉區改成小選舉區的比例代表並行制。就像日本一樣,這個制度有利於二大政黨,對小黨不利。而且台灣的情形是選舉區和比例區不能重複候選,對小黨比日本還不利。 想也知道就選舉區的情勢來看,這個制度對國民黨非常有利。陳水扁的背信行為難以原諒。而且這個選舉制度還入了憲,若不透過修改憲法,這個選舉制度很難改變。不僅這樣,又讓憲改的條件變得更加嚴苛,實際上,憲改已經根本不可能了。 

憲法到現在還是「中華民國憲法」,而且還是蔣介石時代主張「中華民國」是唯一正統統治包括台灣和中國大陸的一中憲法。由於無法憲改,陳水扁在自己的憲法中,固定了台灣是中國的一部份。台灣人用自己的手,永遠封殺了合法獨立建國之路。 2008年1月12日的立法院選舉中,全國113席,中國國民黨以81席大勝;民進黨不到原先預期的50席,只獲得27席慘敗。以李登輝為精神領袖的台灣團結聯盟連一席也沒有,全滅。 

接著,在3月22日舉行的總統選舉結果,就如前所述,馬英九獲得壓倒勝。馬英九是外省人,父親是國共內戰中失敗與蔣介石一起逃來台灣的中國國民黨幹部。馬英九說「我是台灣人」,不過,那只是基於「中華民族」大框框下的鄉土意識而已。馬英九無法和「中華」絕別,不是「台灣國家主義」,他還是如假包換的反日,他曾說過「尖閣諸島是中華民國的領土為了奪還不惜與日本一戰」。 馬政府才剛起跑,就立刻著手修正陳政府末期所進行的「正名政策」。總統府網站上標記「中華民國(台灣)總統府」的「台灣」立刻消失,「中華」、「中正」也接連復活,放置蔣介石棺材的「慈湖御陵」也再度開放;最後「三通」剩下的與中國「通航」也朝解禁進行。 李登輝最後出席了當初觀望要不要出席的馬英九總統就任式,據說,李登輝的想法是,馬英九留學過美國,認同「民主、自由、人權」的價值,不可能這麼簡單就朝「中台統一」邁進。但是,我很悲觀,連中國國民黨主席都已經開始競相到北京朝貢。 

台灣結果是不是會走上了西藏之路?不過,台灣卻又和西藏不一樣,經歷過民主。 

實際上,台灣走到這個地步,國際社會也有非情之罪。陳政府在末期計畫公投以台灣名義加入聯合國,可是,法國、俄國、日本都表示反對。當中最具決定性的是2007年12月21日美國國務卿萊斯的發言,「以台灣名義申請加入聯合國,是挑釁的政策,提昇台灣海峽的緊張,我們反對公投。」布希政府上台之初曾說,「若中國攻擊台灣,將用所有的方法協助台灣自衛」,不過,伊拉克戰爭的泥沼化,使得美國的態度有了一百八十度轉變。而萊斯的這項發言等於是支持不主張台灣名義的馬英九。 國際社會漠視台灣獨立派,國際社會也許會說,他們希望「維持現狀」,但這正中了中國的下懷,也是把台灣趕向中國。 

在《台灣論》的後記中,我曾經引用了金美齡的話,形容建國路上的台灣是「我們台灣人正處在創造神話的時代」,並且說,「那麼,李登輝這些人的名字就會成為建國之神的名字」。 但是,照現在的發展情勢來看,台灣很可能被中國併吞,李登輝的名字可能會像支那事變中採取對日協調路線的汪兆銘一樣變成「漢奸」,遭人吐口水。 

日本也得覺悟,再不久,台灣會變成中國的自治區,台灣海峽會變成中國內海。 《台灣論》被翻譯成中文,在台灣出版後成為暢銷書,不但在立法院被討論,最後還舉國爭論。我更被列入黑名單,總而言之,《台灣論》畫出了台灣最深層的禁忌。 我可以傲慢一下嗎?那本《台灣論》會變成「台灣人曾做過這樣一場夢」的傳說記錄?還是建國神話有復活之日? 

不論如何,《台灣論》將會是:在未來告訴大家,台灣曾經像西藏一樣努力抵抗中華黑洞的重要歷史文獻。(節譯自日本《Sapio》雜誌小林善紀漫畫專欄)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8.11.27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