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0.2008

誰來與我牽手?──給陳水扁先生的一封公開信 江建祥 南方快報

親愛的阿扁仔: 

不稱呼你為陳前總統,是因為中華民國早就滅亡了,所剩下來的只是個空殼的流亡政府。在中華民國體制內,依據那一部從來沒有把台灣列為「固有疆域」的憲法,所選出來的國家領袖,絕對不是中華民國總統。不用「第二人稱敬體」稱呼你,則是因為馬英九區長和他隔海來訪的姘頭,幾個禮拜前已經沾污了「您」那個字。  

除了你現在的編號2630之外,你確實有個力道十足,極其親近鄉土的名字。我的父祖,在他們的名字上,都有一個代表本土的「阿」。到了我們這一代,當中國黨外來政權夾帶著古老腐敗的文化來侵略殖民台灣的時候,我們的父執輩為了要「跟得上時代」,紛紛用一些他們不熟悉的漢字,來取代我們那可愛的「阿」。八年來,我們的人還是叫你「阿」扁,因為那是你的本名! 

即便我離鄉已經超過二十多載,在太平洋的這一頭,在人群中突然聽到有人用「阿祥」呼叫我,我還是會很快地回頭,而且腎上腺素也會加速分泌。當大家還被李登輝的騙術權謀蒙騙的時候,他被掛上「阿輝伯仔」的尊號,他也沒有公開嫌棄過。雖然我們不知道李阿伯是否認為他那個「登」字,會讓他變得和他服侍多年的外來政權王孫一樣的「有教養」。至少李阿伯讓我們覺得,他始終念念不忘追求和那些違法濫權的檢察官一樣的「很高尚」。 

我們倒是很確定,不管親共統派媒體,再怎麼使用輕蔑的口吻,來強調挖苦我們的本名裏的那個俗又有力的「阿」,即便我們回歸塵土,我們也會在墓自銘上刻畫下那個代表我們族裔,讓我們因為是台灣人而感到驕傲的「阿」字!是的!叫我們「阿扁」或「阿祥」!叫到我們死,甚至到我們死後,當人們紀念起我們的時候,還要不斷驚嘆地說:啊!阿!那個就是「阿」扁仔,那個就是「阿」祥! 

當黑暗寒冷的冬夜來臨的時候,當落寞暗淡的月是天空裏唯一留下來的光,我們不會害怕,只要有友牽手作伴。即便我們所仰望的穹蒼垮落下來,縱使高山峻嶺墜落海洋,我們不會擔憂也不致哭泣,只要有友牽手作伴。東萊博議說:「共患易,共利難」;那是種比較級。其實,「共利」,難在大家搶著要,而「共患」,難在災禍來的時候,大部分的人只知道:日頭赤焱焱,隨人顧生命。當大夥兒忙著切割的時候,你會發現很多昔日的戰友,只顧做他們的非典型論述,沒有幾個人願意伸出溫暖的援手。 

阿扁仔!在偽中華民國的刑事訴訟法的無理規定下,你連和多年來與你睡雙人枕頭的「牽手」見面的機會都被剝奪了,你還期待能牽到誰的手呢?你我都是刑事辯護律師,時時到看守所探視被羈押的當事人是我們的責任。我們知道探視的目的,除了和當事人溝通案情,準備庭訊程序之外,最主要的是,我們要從身體上和心理上的「牽手」,讓當事人了解,在整個過程中,他絕對不是孤獨無助的。 

阿扁仔!當你感到舉目無親,四面楚歌的時候,記得:God plus me equals majority!只要神與你同在,你就是多數。況且,你還有很多像黃越綏大姐頭仔一樣的患難見真情的朋友,時時在他們的心中掛念著你。 包括你在內的許多台灣人,受到和解共生的迷思所困惑,才會容許台灣墮落今天這個田地。馬英九最近常常講一些「沒想到」金融風暴愈演愈烈....之類的廢話。純樸的台灣人從小就不准講「早知道,我就....」等等事後諸葛式的空言。老一輩的人常譏諷地告訴我們:「早知?....早知?!如果早知,你就『好額』(發財致富)了。」不想在這裏重複我對和解共生曾做過的批判,只想提醒你:「即便你可以原諒敵人,就是不可以不從敵人曾經對你下過的毒手,記取教訓。」 

雖然說時間可以治療一切,但是,我們還在等待時間的過往。我們不應該仍然存疑,我們過去付出昂貴的代價,如果我們不攔阻罪惡的源頭,我們將繼續付出,而且會變本加厲的承擔災難的成本。慈悲或許是一種個人待人處世的態度,但絕對不是一個國家、民族面對外來侵略、殖民統治者的正確方法。 

沒有人會愚蠢到去擁抱攻擊過他的毒蛇。就算不擊碎它的頭骨,至少也應該拔掉它的毒牙,再不然也應該避之惟恐不及。我不想說:I've told you so!早就跟你講過了!我只要提醒你:往者往矣,來者猶可追! 對於司法程序處理中的個案,任何習法的人都知道要避免對其牽涉的事實預做評斷。事情的原委曲直,上帝知道的比誰都清楚。人的判斷無法取代神的最後審判。聖經說得很明白:因為世人都犯了罪,虧缺了神的榮耀。神設立耶穌作挽回祭,是憑著耶穌的血,藉著人的信,要顯明神的義;因為他用忍耐的心寬容人先時所犯的罪。 

或許,你不像那位處心積慮要讓你死得很難看的馬區長一般幸運,沒有許多學長、學弟急忙地替你設計大小水庫論,也沒有識時務的法曹為你從宋律到德日刑法叢書裏找脫罪的理由。阿扁仔!你可要記得,沒有神的容許,即便惡人也動不了你一根豪毛。神給我們祝福,也容許災難發生在我們身上,為的是要到達神現在不和我們說明白的目的;做為人的我們只要記得:「難道我們從神手裡得福,卻可拒絕受禍麼?我赤身出於母胎,也必赤身歸回;賞賜的是耶和華,收取的也是耶和華。耶和華的名是應當稱頌的!」 

天堂裏,根據我的揣測,最常聽到的應該是「恍然大悟」的嘆息聲:「哦!原來如此!」到時候你就會明白你為何會在如日中天的狀況下,在市長連任選戰中敗給講了N次不選的馬先生,為什麼你會在連宋相爭,老李失算下當選偽中華民國總統,為什麼會發生兩顆子彈的事件,為什麼會以0.22857%險勝連任,為什麼你會如今身陷囹圄?但是,在那個時候到來之前,你要做的只是完全的信靠上天。 

阿扁仔!或許你沒有真正信靠過創造你的神;但是,我堅信在過去將近一甲子的歲月裏,你經過許多生命的試煉,在過程中你在仿佛間一定聽過神跟你說:「相信我!Trust me!」你現在要做的是:靜下你的心思,耐心等待那似曾相識的細微的聲音。 天堂,我不曾去過,但是,我相信神透過聖經和其他先知告訴我有關天堂的信息。上天堂的那座窄橋,在主耶穌基督於十字架上的最後那一刻宣布It is finished時,就完成了!可知道是誰替那條橋剪綵的?是那個在主耶穌旁一起被執行的盜賊!他靠的是一個完完全全、誠心誠意的回心轉意!阿扁仔!我們天堂見!

I will see you in Heaven!

http://www.southnews.com.tw
2008.11.30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