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8.2011

Still much to learn

每個人都不喜歡這裡,但每個人都必須假裝喜歡這裡,但是大家都知道那是假的。

一切只為了月薪。

這裡的主管常常自以為組織無法缺少她們,開口閉口都是"專業知識",讓人覺得她們的程度從此不會再進步。部屬背後批評,沒一句好話,當然她們把部屬講得更是難聽。

這些大家都知道,但大家都不會講出來。跟以前不一樣,大家不滿會直接吵架,這裡不會,只會無意義的鬥爭。因為這種鬥爭真的搬不上檯面,鬥爭的結果只是她自己個人感覺勝利,因為她無權做任何開除的動作,只能用幼稚園小孩一樣的招數尖刻胡亂批評。這種批評只會顯露她們的風度和程度,並且和與她們同樣自我感覺良好的部屬一起分享這種勝利的感覺。

很多人這樣活著,活在自己的世界裡。因為這是他們獲得成就感的方式。對別人的尖刻可以讓她們感覺到自己的優越,使他們無需再時時由客觀角度檢視自己,因為那太麻煩也太花時間了。

自從做為她們的部屬以來,她明顯感覺到自己的人格日漸低下,跟她們一樣變得尖刻。但對付這樣的人,你只能用同樣的方法,因為這些人完全不值得自己用任何風度來對待。他們只適合同樣尖刻的對待方式。越是客氣,越是被當成好欺負。

但她不喜歡這樣。

她盡可能保持自己的清醒,不讓這種個性變成主宰她人格的主角。因為並非每個人都如此,她需要更有彈性,並且隨時更換自己的態度。有水準的人適合有水準的態度,尖刻的人只適合得到尖刻的態度。

要學的還有很多。

她想。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