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14.2009

曹長青專欄/高級外省人的「兩張臉」

自從郭冠英招認、破相,人們知道台灣有個最野蠻的群體,叫做「高級外省人」。這夥「高級」有兩張臉:對共產黨,他們乖極了,恭順得像三孫子。對台灣人,他們凶極了,霸道得像太監。這次陳水扁遭重判,再次讓人們看清這兩個變臉。
陳水扁被判無期,完全不出預料。因早在去年案發第一時間,馬英九就定性說,這是「馬可仕」,等於未審先判,給檢方下指令。起訴書那句「給予最嚴厲之制裁」,很可能是馬的手諭。陳水扁被判了最高的「無期徒刑」,但藍委們還說「判得太輕」。那還要怎麼重,死刑嗎?如果這種罪真有死刑,以馬英九們那種仇恨的勁頭,他們不僅會把陳水扁判死刑,甚至完全可能拉出去執行。大家別以為法國大革命的斷頭台今天是天方夜譚。看國民黨在台灣的囂張勁頭,人們完全可以想像他們觀賞人頭落地的快感。馬英九等高級外省人的心態,早已是「變態」!
我們再看他們對兩個總統秘書,居然重判到匪夷所思的地步。馬永成、林德訓作為下屬,他們的所為,只不過是服從上司,而且又是總統可以調度的國務機要費。即使有錯,也不可想像重判二十年!人生有幾個二十年?判馬英九無罪的法官,判陳水扁最重刑,已不僅是荒謬絕倫,更是他們絲毫不在乎台灣人反應的傲慢的挑戰。而對兩位秘書重判,更說明國民黨的法律毫無依據,他們想怎麼玩,就怎麼玩!
但遇到對岸的共產黨,「高級外省人」馬上變臉了:滿臉堆笑;那份恭維,像侍候皇帝。共產黨的特使陳雲林,在中國根本沒幾個人知道他是誰,一個小得不能再小的芝麻官(還是由於台灣民眾抗議,才有些中國人知道他的名字)。可你看馬政府那個低三下四,一副唯恐得罪主子的下賤狀;居然派出七千警力護駕,還對去抗議「陳芝麻」的台灣人大打出手。
有高級外省人心態的,都是這副德性。你看郭冠英對台灣人多麼居高臨下、歧視謾罵。可面對共產黨,他就立刻蔫了。他女兒在山東青島機場因拍了張照片,就被在場的中國人圍攻、辱罵,說她拍了負面形象;最後底片被毀,她連聲道歉都難以脫身。女兒向父親訴苦,可那個對台灣人趾高氣昂的「郭高級」,卻要求女兒忍耐。即使女兒被欺辱,他仍要對「更高級外省人」陪笑臉。
而那個公公是國民黨大老徐立德(正在上海投資)的中天電視女主播盧秀芳,也是這德行。在跟對岸的CCTV連線時,對在國際上享有崇高威望的達賴喇嘛,那份不屑、嘲諷,甚至敵意,簡直比連線同台的中共主播白岩松、王躍軍還激烈。可對做共產黨宣傳員的CCTV那兩個宦官男主播,她卻滿臉擠笑,發嗲地直呼「岩松、躍軍」,那份親暱嬌態,實令人作嘔。
理解了「高級外省人」的這「兩張臉」,就會理解扁案的性質。馬英九用重判陳水扁,對台灣人總統用盡惡臉,向北京堆滿笑臉,來取悅共產惡霸。陳水扁在判前對探訪者說:「我覺悟了,他們是要把我關到死。」其實國民黨是要透過重判陳水扁,把台灣人建立獨立國家的夢想,判處無期,關到死!但千百萬台灣人的福爾摩沙夢,真的遙遙無期嗎?真能被關到死嗎?
(作者曹長青為獨立評論員,http://caochangqing.com

沒有留言: